被指孩子出生三天后将其遗弃至今未上户 清华大学老师:长期被“家暴” 想要抚养权

封面新闻记者 田之路

“孩子得了严重的湿疹,你还是不愿见她吗?”一次次,刘燕(化名)向丈夫祁阳(化名)发出的消息被拒收,不出所料,电话也被拉黑。这对相识于北大的伉俪,如今或将对簿公堂。今年7月,祁阳在孩子出生第三天后玩起了失踪,当刘燕抱着女儿来到祁阳就职的清华大学,也被他拒之门外。“想不通,看到女儿都可以不见,一分钱都没给过我们母女。”

岂止是想不通,因为祁阳从未出现,女儿出生至今已经5个月还未上户,更未享受到过一天父亲的抚慰。这一切在祁阳看来并没有“不妥”,男方律师表示,因不堪女方长期“家暴”才离开妻女,目前祁阳将要回孩子的抚养权。对此,刘燕表示,绝不可能让祁阳抢走孩子。

被指孩子出生三天后将其遗弃至今未上户 清华大学老师:长期被“家暴” 想要抚养权

看起来很美 高学历夫妇的“不完美”关系

“北大校友、哈佛毕业生、祁阳妻子分娩第三天即抛妻弃女,迫不及待奔向新生活。祁阳所遗弃女婴‘无名氏’呱呱坠地即遭亲父遗弃,因父亲活不见人,仍未办理出生证明,不具有法律身份,无法报户口,无法正规就医。当妻女出了满月抱娃回家,祁阳更换门锁并让保安驱赶甚至推搡哺乳期妻女,襁褓女婴无家可归。”

10月中旬,自称刘燕的朋友在北大BBS上发帖,说刘燕丈夫祁阳系清华大学在职老师,两人曾经是北大校友。该贴称,目前孩子的问题还未解决,呼吁更多人能向祁阳施压,让他履行作为父亲的基本责任。

近日,封面新闻记者从当事人刘燕处获悉,该贴确实是委托其朋友所发,并承诺内容真实。刘燕和祁阳两人在北大读本科时相识,毕业后,祁阳在美国哈佛大学攻读博士,2018年和刘燕重新联系上后,确定恋爱关系,2019年3月在北京注册结婚。结婚后,祁阳处于入职空窗期,两人生活在刘燕租的房子里。

刘燕就职于北京一家事业单位,月收入一万多,“生活起居基本上都是我在负责。”因为祁阳还没入职,收入不多,刘燕主动承担了两人一些开销。虽然心里有点小小顾忌,但丈夫的甜言蜜语很快让她觉得未来可期。“他说以后会加倍补偿我”。

回忆起这段时间,刘燕感到很恍惚,觉得自己全家都对祁阳不错,“包括事后我才晓得,祁阳偷偷找我妈妈要过几次钱,加起来有4万块钱。”

岂料,丈夫口中的“加倍补偿”让夫妻两人的关系背道而驰。刘燕怀孕后,伴随着生活琐事和争吵,两人感情渐渐变淡。2020年春节前,祁阳和刘燕回老家安胎,祁阳并没有好好照顾她。“我妊娠反应严重,呕吐,几乎都不过问。”

女儿出生三天后离家出走 拒绝开门见妻女

更糟的事还在后头,本以为只是男人不够体贴女人的抱怨,之后发生的事彻底撕裂了刘燕的心,这段婚姻并没有因为爱情结晶的到来好转,反而成了两人反目的催化剂。

因为疫情,2020年春节到7月两人一直都没有回北京,7月24日,刘燕的女儿出生了,看着可爱的小家伙在怀里闹腾,刘燕感到短暂欣慰。没想到,孩子的父亲却选择在三天后独自回到北京。

“没有任何理由,走了之后不回消息不接电话,拉黑了我。”让刘燕崩溃的事接踵而至,几天后,祁阳从北京给刘燕发来了《离婚协议书》,其中一条是要求对孩子做“亲子鉴定”。看到这里,刘燕再也忍不住放声痛哭,“孩子一出生就离家出走,马上就是离婚协议书,还要做亲子鉴定,简直是对我的侮辱!”之后,刘燕被诊断为产后抑郁。

被指孩子出生三天后将其遗弃至今未上户 清华大学老师:长期被“家暴” 想要抚养权被指孩子出生三天后将其遗弃至今未上户 清华大学老师:长期被“家暴” 想要抚养权

由于祁阳一直不肯露面,导致协议里面的各项条款均搁置,这也导致孩子一直不能上户。“他一分奶粉钱抚养费都没给过我!”

8月底,刚出月子的刘燕决定亲自前往北京找丈夫。在清华大学,祁阳曾用夫妻两人的名义申请了一套宿舍。炎炎夏日,抱着满月的女儿,拖着疲惫的身体,刘燕敲响了祁阳的门。

没有人开门,没有人回应。

不得已,刘燕找到宿舍保安给祁阳打电话,再次被丈夫拒之门外。“我可以不见,看到女儿,他也忍心不见。”带着极度失望的心情,刘燕和女儿回到了老家。

被指孩子出生三天后将其遗弃至今未上户 清华大学老师:长期被“家暴” 想要抚养权

男方回应:妻子家暴才出走 全力争取抚养权

11月,有媒体报道了刘燕的遭遇,祁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离家出走是因为不堪刘燕长期“家暴”。12月,封面新闻记者致电祁阳,一位自称是其代理律师的男子接电话后,表示祁阳本人不便做出任何回应。

律师称网上很多信息不实,祁阳离家出走是因为“长期遭受刘燕的家庭暴力”,并掌握了家暴的证据。“目前祁阳先生正在积极争取孩子的抚养权”,律师拒绝向记者提供刘燕家暴的证据,表示“法院即将开庭”,但是关于祁阳名誉问题还是两人离婚官司、或者孩子抚养权,他都表示不作回应。“他现在的身份是清华大学教师,这是他的私事,建议你和清华大学宣传部门联系”,该男子称,清华大学宣传部门已经介入此事。

对于丈夫想要孩子的抚养权,刘燕表示“绝不可能答应”,“一个抛家弃子的人,几个月不支付任何抚养费,我还在哺乳期。”

被指孩子出生三天后将其遗弃至今未上户 清华大学老师:长期被“家暴” 想要抚养权

刘燕向封面新闻记者提供了一份7月29日,即祁阳返京后就医的一张记录,诊断结果显示:全身多发批复浅表抓伤,多发抓伤已结痂,无需特殊处理。“这就是我孩子出生几天后,他所谓的家暴,我那样的身体状况怎么打得动他一个高大的男人?”

事发至此已经5个月,女儿户口问题依然没得到解决,由此看病也十分困难。和记者对话过程中,刘燕女儿不停哭泣,让她心如刀绞。如果说婚姻的失败,已经影响到女儿的身体健康,那全力照顾好孩子,争夺抚养权,成了她唯一的诉求和感情寄托。

文章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