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盘点 | 游戏行业请回答2020:大厂围剿,米哈游们“弯道超车”?

年度盘点 | 游戏行业请回答2020:大厂围剿,米哈游们“弯道超车”?年度盘点 | 游戏行业请回答2020:大厂围剿,米哈游们“弯道超车”?

转瞬即逝的新浪潮跨过时间的坐标,留下人们狂热过的痕迹。

如果给游戏行业的2020做关键字评选,想必离不开“起势”,互联网时代的游戏行业每一年都在自我刷新,制造新的风潮,这在2020年魔幻开端的背景下愈加凸显。年初疫情肆虐,作用到游戏市场产生了显著效应:任天堂势起,健身环一度脱销成为理财产品;头部手游单日流水20亿,各类休闲游戏平台服务器一度崩溃。

转眼来到年末,从腾讯网易等大厂中杀出重围的游戏公司米哈游,凭借《原神》海外吸金超10亿元,并间接促使游戏开发商和渠道商的利益分配问题出现转机。游族CEO遭谋杀令从业者唏嘘,并让《三体》IP重新回到舆论场,《赛博朋克2077》几乎完成了3A游戏口碑的史前“大跳水”……

年度盘点 | 游戏行业请回答2020:大厂围剿,米哈游们“弯道超车”?

当疫情黑天鹅进一步推动游戏行业成为重要的精神消费品之一,这个魔幻开启的2020又为游戏行业留下了什么?

开年飘红:疫情下暴涨的游戏股
 

1、任天堂入侵,主机游戏的中国“上位”

2020年较具有代表性的事件之一便是主机游戏在国内的扬眉吐气。要知道,主机游戏在国内一向具有门槛,市场空间十分有限,而30年来几度进军中国市场的“老任”,在山寨版红白机小霸王、游戏机禁令、网游夹击等时代背景下,几乎都以惨淡收场。 

年初开启的主机游戏效应,似乎为主机游戏开启了破冰之势。据京东数据显示,在2020年大年三十至正月初六期间,游戏机品类成交额同比增长超200%。其中Switch成交额占比整体近50%,索尼PS4成交额同比增长133%,微软XBOX成交额同比增长188%。数据背后,《健身环大冒险》带来的推动力十足。

年度盘点 | 游戏行业请回答2020:大厂围剿,米哈游们“弯道超车”?

年末,次世代主机更是轮番发售:索尼率先于11月12日发售了PS5,而微软也紧随其后推出了Xbox Series X及Xbox Series S两款游戏主机。

在《健身环大冒险》成为理财产品、《动物森友会》成为人手一部的治愈系游戏背后,我们不得不感叹疫情带来的宅经济作用力显著。

2、最强春节档,《王者荣耀》单日流水超20亿

除了主机的入侵,疫情的作用力也迅速影响到了头部手游,甚至制造了一个“最强游戏春节档”。

我们不妨先来看一组数据:《王者荣耀》在2020年1月24日除夕的单日峰值流水高达20亿元,而在2019年的同期为13亿元。《和平精英》在同日的流水稳超2亿元,《阴阳师》最高单日流水也已创下2019年以来单日流水最佳成绩。

疫情催化下,游戏行业迎来最强春节档。而火爆的不仅是头部游戏,一些综合性休闲游戏平台也不时面临“服务器崩溃”等现象。宅经济来势汹汹,游戏股连连飙涨。

就年末数据来看,头部效应依旧凸显。App Annie于1月13日发布的《2021年移动市场报告》提到:在收入上,《王者荣耀》、《精灵宝可梦GO》和《ROBLOX》位居前三,腾讯、网易和莉莉丝则是进入Top 10的三家中国厂商。

年度盘点 | 游戏行业请回答2020:大厂围剿,米哈游们“弯道超车”?

而据Sensor Tower数据显示:2020年共有5款手游年收入破十亿,分别是《PUBG Mobile》(26亿美元)、《王者荣耀》(25亿美元)、《Pokemon Go》(12亿美元)、《金币大师》(11亿美元)和《Roblox》(11亿美元)。头部产品的吸金力仍在持续,并不意味着黑马产品丧失了突围机会,今年几大独立于游戏大厂系的公司如米哈游《原神》莉莉丝《万国觉醒》《剑与远征》均留下了不错的市场成绩。

年中:版号硝烟持续,云游戏持续升温
 

1、版号效应持续,超13万款产品被“大清洗”

如果说前两年的版号冻结让游戏从业者们感受到了被支配的恐惧,那么2020年屡次发生的版号“大清洗”,可谓是个不小的后遗症。

有数据统计:2020年全年一共有1413款游戏过审,其中进口游戏97款,国产游戏1316款,此外还有19款游戏被撤销版号。国产游戏方面,1316款版号分22次下发,每月平均过审110款,比去年月均减少约21款。

2020年苹果数次就游戏版号的问题给开发者发通知。禁令期限也从6月30日、7月31日到12月31日,下架力度也越来越强。从苹果发布的第一次禁令期限至今(7月1日-12月31日),App Store 已经下架了超过13万款游戏,其中大部分是因为版号问题。

2020年斩获游戏版号数量最多的是A股上市公司中青宝,共有48款游戏过审,第二名边锋网络共过审24款,网易名列第三,收获了22款版号。腾讯拿到17款版号,位列第六名。

一方面,版号效应带来的严管机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倒逼行业精品化。另一方面,并未实现公开透明化的审核流程,或许也将导致中小游戏厂商“趋利避害”,开启保守政策,很有可能会埋没一些富有创造力的游戏产品。

2、云游戏成“必争之地”

疫情大背景下,各行各业都试图进入“云端生活”,游戏行业也不例外,尽管此云非彼“云”。随着5g时代的到来,云游戏正在成为被寄予厚望的产业版图。

海外如微软xCloud、谷歌Stadia、亚马逊Luna,国内市场如腾讯START、虎牙YOWA、金山云等等,云游戏正在成为各大平台趋之若鹜的重要领地。

早在去年9月,就有媒体报道了抖音正在内测云游戏功能,用户可在观看的游戏短视频界面,点击“进入云游戏”的按钮,即可直接玩相关的游戏,主要以《开心消消乐》《贪吃蛇》这类经典休闲游戏为主,目前这功能还没有对大部分人开放。

年度盘点 | 游戏行业请回答2020:大厂围剿,米哈游们“弯道超车”?

今年,字节跳动正式进驻这一业务,1月 4 日,坚果手机产品经理朱海舟通过微博宣布:所有报名参加嗷哩游戏 App 的用户,已经全部开放内测权限,可参加相关云游戏的体验。而嗷哩游戏是字节跳动旗下的云游戏业务。

有行业内分析师认为,随着5G逐渐普及,云游戏产业发展将加快。游戏产业的增长已从单纯的用户数量增长驱动转向了付费值提升驱动,高品质游戏更能激发玩家的付费意愿。

尽管各大平台趋之若鹜,但目前的云游戏似乎还是“空中楼阁”,存在诸多难题:如5g时代的网络普及,渲染游戏的硬件成本与更高规格的带宽等等,2021年,云游戏作为一大重要市场仍有待观望。

3、印度“封禁令”来袭,224款中国App出海遇阻

盘点游戏行业大事件时,印度“封禁令”榜上有名。

2020年9月2日,印度政府宣布将封禁118款中国APP。自6月底开始,印度已经封禁了224款中国APP,莫迪政府对中国软件的封禁政策,导致大批中国公司出海头部游戏在印度下架,包括吃鸡游戏绝地求生手游《PUBG Mobile》与《PUBG Mobile Lite》。

大规模的封禁政策给印度国民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失去游戏的印度玩家市场带来冲击,早前有新闻爆出印度21岁学生因无法玩吃鸡游戏而沮丧自杀。

要知道,印度是《PUBG Mobile》的重要出海阵地,自2018年年底国内版号冻结开始,中国游戏厂商便开启了“出海热”,而如今拥有3亿玩家市场的印度的港口关闭,一度被业内人士称为“失去了重要的海外阵地。”不过相较于游戏产品,跨境电商在印度更是遭受“重创”。

年末新气象:次世代主机与赛博朋克伦范掀起破圈效应
 

1、大厂围剿,米哈游们的“弯道超车”

提及2020年度黑马手游产品,米哈游《原神》一定榜上有名。Sensor Tower商店情报数据显示,自9月28日全球同步上市以来,米哈游《原神》移动端2个月预估收入达到3.93亿美元。

Sensor Tower近期数据显示:《原神》的开发商米哈游10月收入环比激增567%,跃居全球发行商收入榜第二名,仅次于腾讯,超越Playrix,Zynga等众多资深海外大厂,成为最年轻的头部游戏厂商。

年度盘点 | 游戏行业请回答2020:大厂围剿,米哈游们“弯道超车”?

腾讯、网易等巨头的长线输出,与米哈游等“寡头”游戏公司的迅速起势也带给行业一个信号:米哈游的出现,正在改写由巨头垄断的格局,没有被巨头“收编”。

这款以“二次元”+“开放世界”+“氪金抽卡”为卖点的免费游戏,自9月底上市以来,迅速用一个月的时间实现了2.45亿美元的营收与玩家及业内人士的关注。

《原神》收入主要来自于海外市场。从市场分区来看,中国、日本、美国的收入占比名列前三位,分别占到总收入的33.5%、24%以及18.3%,海外市场整体贡献了近1.63亿美元,占到66.5%。可以看到,中国市场占据约三分之一,达到8200万美元。

在娱乐独角兽此前对头部上市游戏公司已经公布的第三季度财报分析时,腾讯网易成为Q3唯二单季游戏营收过百亿的公司,大部分头部上市A股游戏公司的发行与研发成本也在持续扩张,而米哈游、莉莉丝正在试图通过《原神》《万国觉醒》等黑马不仅凭借游戏产品在海外杀出重围,还在试图改写游戏发行方式。

2、渠道商的“还击”,游戏产品的“转机”

9月18日,米哈游旗下《原神》宣布放弃在华为、小米、OPPO、vivo等主流安卓手机的应用商店上架。这一行为在部分人士看来无疑是一次反抗“壮举”。在移动游戏行业中,华为、小米、OPPO、vivo等手机厂商一度占据宣发主导地位。换句话说,手游市场上在发行渠道上“买量”、“联运分成”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

在公测不过短短一个多月之际,《原神》已然与其他头部手游IP联合开启了对渠道商的“抗议”。

游戏开发商不想放弃第三方应用带来大量收入,开发商也不愿意把实际利益给渠道商躺着赚钱,抗议便从中产生。开发商和渠道商的利益分配问题不是一年两年,在移动游戏行业中,华为、小米、OPPO、vivo等手机厂商一度占据宣发主导地位。换句话说,手游市场上在发行渠道上“买量”、“联运分成”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

此前,《堡垒之夜》开发商epic就跟苹果商店为此对簿公堂。而如《原神》《万国觉醒》等头部黑马游戏绕过渠道发行获得了成功的方式,也给了从业者们反抗的底气。事实上,渠道发行行业的细分对于大家而言更为有利。

3、《赛博朋克2077》高开低走,上演口碑滑铁卢

前有独角兽《原神》海外吸金,后有《2077》口碑高开低走。在十天售出1300万战绩的《赛博朋克2077》,迅速如何坐上了口碑与股价“过山车”,并接连引发一串退款的连锁反应。

12月18日,索尼官方推特宣布:将会为所有通过索尼商店购买《赛博朋克2077》并要求退款的玩家提供全额退款,并上线了专门的退款页面。至此,2077成为史上首部被PlayStation下架的3A级作品。随后,微软也提供了《赛博朋克2077》退款渠道。

年度盘点 | 游戏行业请回答2020:大厂围剿,米哈游们“弯道超车”?

这样的口碑大跳水,被行业人士称为“近年主机圈无人受益的最重大事故。”我们能够看到的是,在以产品为驱动的主机游戏市场,平台的运作逻辑是通过游戏大作吸引流量撬动游戏销量,而无论是游戏公司还是平台,产品质量、游戏内容几乎成为主机游戏市场卖座与否的唯一标准。

结语: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GPC)与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联合发布的《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游戏用户规模达6.65亿人,保持稳定增长,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786.87亿元,比2019年增加了478.1亿元,同比增长20.71%。

当我们回望这一年,能够看到的不仅是头部游戏的“钞能力”,黑马产品杀出重围,疫情催化下宅经济的爆发,在稳步增长的中国游戏规模与日益精进的中国游戏厂商出海方法论的带动下,2021年的游戏行业还有更多种可能性。


END



【合作 | 投稿 | 应聘 | 加群 | 转载】
欢迎添加微信18668098026


年度盘点 | 游戏行业请回答2020:大厂围剿,米哈游们“弯道超车”?

往期热文

请回答2020 | 大麦旗下Mailive :做戏剧行业“服务者”和优质内容“输出者”
《送你一朵小红花》票房破10亿,易烊千玺成天选“电影之子”?
符龙飞宠粉试色口红,“美妆产品免费试”的西五街为何成Z世代最爱?

年度盘点 | 游戏行业请回答2020:大厂围剿,米哈游们“弯道超车”?

文章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