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电竞俱乐部洗牌加剧,头部玩家跨界出圈探寻商业化新路

2020年的最后一个月,电竞入亚带动行业投资热潮,平安银行、起亚汽车纷纷冠名电竞俱乐部,深圳、广州、扬州等地针对电竞产业推出利好政策,一直饱受“盈利难”争议的电竞俱乐部,在商业化探索上一再提速。

“今年一年随着政策的完善,用户规模的显著提升,以及行业日趋成熟,中国电竞整体已经迈入商业化发展时代,电竞的商业价值越来越得到主流市场认可,并且向传统体育赛事靠拢。”FPX电子竞技俱乐部CEO李淳告诉第一财经。FPX电竞俱乐部成立于2017年,曾获得英雄联盟2019年全球总决赛冠军,是国内头部电竞俱乐部之一。

020年电竞俱乐部洗牌加剧,头部玩家跨界出圈探寻商业化新路"

在“宅经济”及重大赛事带动下,近几年电竞俱乐部营收增速迅猛。根据头豹数据显示,2015年-2019年,中国电竞俱乐部行业市场规模(按营收计)从27.4亿元增长到了88.7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36.2%。未来5年,随着电竞赛事种类、数量的增加和规模的进一步扩大,预计2019年-2024年,中国电竞俱乐部市场规模将从88.7亿元增长至184.9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14.5%。
回顾2020年电竞俱乐部行业可谓低开高走,受疫情影响大量线下赛事取消或延迟。李淳表示,疫情对于俱乐部线下业务板块冲击较大,原本作为核心内容产出的赛事被取消和延迟以后,俱乐部线下曝光缺乏基础支撑,给运营带来比较大的挑战。
疫情加速行业洗牌,根据天眼查数据统计,国内注册电竞俱乐部企业超过5000家,行业整体数量规模较大,但由于盈利能力不稳定等原因,电竞俱乐部数量波动较为明显,尤其是二三线电竞俱乐部生存艰难。
电竞俱乐部的收益主要包括赛事奖金、直播分成、品牌赞助、周边产品、联盟分成、选手转会等,但比赛成绩的不可控加之较高的成本支出,使得国内大多数电竞俱乐部处于亏损状态。
疫情既是挑战也带来机遇。内容的空缺给以直播行业为主的线上内容板块带来了全新的流量,也给俱乐部线上业务拓展提供了更多思路。线上赛的举办不仅推动电竞行业的士气,也暂时替代了处于停歇状态的传统体育,让电竞成为品牌营销新阵地。
“不局限于垂直用户本身,进行跨界和出圈的尝试以吸引更广泛、更稳定的用户,是目前各大成熟的头部俱乐部共同探寻的方向。”李淳说道。以FPX为例在今年三周年之际FPX联合环球音乐版权合作发行了俱乐部专属主题曲,以期借助音乐这一更具普世价值的大众艺术形式,来打破圈层壁垒,实现俱乐部在热度和用户认知等多维度的提升。
品牌形象塑造下,越来越多的赞助商开始瞄准电竞俱乐部的商业价值,这一变化在FPX俱乐部也有所体现,据悉目前FPX全球战略合作伙伴包括宝马、OPPO、运动品牌PUMA,官方合作伙伴则包含虎牙直播、上好佳、比心陪练、鱼酷等。李淳认为依托电竞用户对电竞牢固的情感,同时在原本电竞拉动商业变现的方式之上,这一年电竞商业化的发展已经开始逐渐反哺俱乐部以及电竞产业。
电竞人才短缺一直是行业宿疾,不少电竞俱乐部面临人才断层困境。李淳告诉第一财经,目前俱乐部人才匮乏主要集中于两部分,以非常规专业可以对口的赛训部门为例,职业选手、教练都需要具备一定的天赋,且本身对游戏比较了解,这些人才难以通过学校教育培训实现。
另一方面,熟悉大数据检索、收集、整理,能够给战队提供专业建议的数据分析师非常匮乏,这也是电竞与NBA等传统体育赛事的差距所在。此外,电竞行业的投融资和并购都呈现井喷式增长,对于从电竞草莽时代就入行的俱乐部工作人员而言,还很难完全适应这一节奏,因此专业的运营人员也是人才缺口之一。
“中国电竞产业排名世界第一,问题是中国俱乐部商业化还处于比较落后的水平”。”竞远资本董事长顾宇灝在近期一场演讲中说道。伴随互联网巨头和第三方资本力量的入局,赛训之外,电竞俱乐部自身的商业化和品牌建设能力将成为竞争的关键。
020年电竞俱乐部洗牌加剧,头部玩家跨界出圈探寻商业化新路"
020年电竞俱乐部洗牌加剧,头部玩家跨界出圈探寻商业化新路"

文章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