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游戏

人间游戏

· 这是第3703篇原创首发文章  字数 2k+ ·

· 忆湄 | 文  关注秦朔朋友圈  ID:qspyq2015 ·


我们不知怎么地就突然来到了2021年。

上一年的梦靥从四面八方把我们拥得很紧,我们无法动弹,也不能倒下,只能朝着一个大雾紧锁的未来,使劲地瞭望。而现在,我们似乎被一双大手从几乎被窒息的梦靥里拔了出来,说,这是新世界。

这新世界紧跟在一个惊恐慌张的年份之后,注定背负着巨大的期许。人们期待黑暗赶紧翻篇,并试图在新的一页里掘出光明。但同时,这期许又被上一年连番轰炸的坏消息裁割得很窄,新世界的每一天都还像是谜语。

但“无常”绝不是不好的人生经验,有质感的人生剧本总会自带“无常”撑起的张力。在你生命的某一段时间,一场人间游戏玩着玩着突然就变样了,断层了,折戟沉沙了,或必须转道了,很难说真正的结局就会变差。

在一定年岁之后,我开始喜欢这些人生里的“波折”。因为一切好东西都是昂贵的,它会在某些时刻,帮我们完成一些关键的跨越,这是巨变带来的馈赠。

美国学者詹姆斯·卡斯有一个洞察:人生无非就在玩两种不同的游戏——有限游戏和无限游戏。有限游戏是在游戏的边界内玩,以取胜为目的,需要大众认可;而无限游戏是在行进中不断改变游戏规则,不断拓宽这个游戏的边界,是与界限在做游戏。

我想在2020年后谈论这个话题总是更有意义。这个历史上的坏孩子把一堂死亡课,一堂苦难课放在我们面前,或许不过是想提醒我们,要如何应付接下来的人间游戏。

人间游戏

人间游戏有限游戏的陷阱

我们都是从“有限游戏”中成长起来的。

在有限游戏的藩篱之内,我们看谁玩得更好,谁能更快抵达终点。比如人们遵照人生台本,一生下来就落到一个个竞技场,学习、考试、上大学、找工作、按部就班地买房、结婚生子,念你该念的台词,做你该做的规范动作。世俗里艳羡的“人赢”就是有限游戏的高手。

可反作用是,玩得太好,就会被游戏规则困住。在成功的魅惑下,我们会鬼使神差被它召唤,被它牵制。所以有限游戏的参与者总会执着于过往,不让过去成为过去。他们需要那些为他们曾经的一场场“胜仗”鼓掌的观众,什么曾是高考状元啦,曾是行业领袖啦,曾经有无数粉丝啦,要把那些过去的东西变成横行一辈子的“硬通货”。

你可以想象这样的人多半不会幸福。人类大多数的痛苦,除了衰老病痛这种真切的肉体痛苦,几乎都是价值观带来的。如果当年的苏东坡在一贬再贬的背井离乡中,还总想着那些他曾经巅峰期围绕着的观众,总想着大家会怎么看我,在如今的落差里顾影自怜,他怎么还能活成那个无数人喜欢的苏东坡呢。

台湾媒体人金惟纯写过一个现象,讲那些被宠坏的精英中年男人,比如有权有势者啊,富豪啦,他们是难以觉察自己的问题的。他们打造起只围绕自己的堡垒,狂妄自大,听不见不同的声音,只让顺眼的人进去,所以他们跌落云端有时是顺理成章的事。这是有限游戏为陷进它的人们埋下的另一个炸弹。

所以金惟纯说,世上很多东西,越多就会让人越来越大,越重,越硬,卡在原地;只有慈悲和智慧,越多会让人越小,越轻,越软,越流动,越有能量。

被世俗洪流席卷的人,一定会很快失去自己,丧失自己潜在的可能性。毕竟当你为一个游戏规则长途跋涉地活了这么久,忘记了自己其实拥有游戏的自由,你已经不是你本身了。

人间游戏

人间游戏无限游戏的馈赠

有一个有趣的现象,许多当时权倾一世的大官,“有限游戏”的赢家,死后根本留不下东西,而那些传记和传奇的对象,总是青睐于一些命运多舛却意外能集大成的人,那些才是无限游戏的高手。

再讲苏东坡的例子。和苏东坡同时代的章惇,位居权相,典型的那个时代的“人赢”,而才华远在他之上的苏东坡,被他贬到惠州,后来又贬到海南,两人当时的地位有云泥之别。但苏东坡玩的是无限游戏——他写诗作画,乐山乐水,吃好玩好,热爱生活,林语堂说那简直是“人生的盛宴”。到最后你会发现,玩有限游戏的人,游戏结束之后往往被大家忘了,但这些出局者,却一直在这个游戏当中,永远被人怀念。

孔子也是一个好的例子。孔子生活在2500年前,但这位慈祥老人的形象好像已经超越了时代,好像是我们每个人身边的邻家老人。他不谙权术,没有能成为政治家,但他是智者,时代的导师,教人成为君子,无论何时何地要保持道德的完整。他的游戏一直在进行。所以这样的人,什么时候死都是恰到好处。尼采说,如果一个人真的伟大,他死的每一个时刻都是最合适的时刻。

创业本质上也是一种无限游戏。几年下来,很多企业家会发现无论是对手,还是市场都变了。当年还在拼命竞争的P2P公司,大数据公司,在狂奔之后完全变了模样。当年打败了无数竞争者的诺基亚无法继续游戏了,基业长青真的是比一时如日中天重要太多的东西。

无限游戏的馈赠在于,不争一时一地的得失,不追和自己特质迥异的风口,人最终一定需要走上一条由自由意志推动的路。大概只有无限游戏的参与者才能真正体会杨绛的那句话,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人间游戏

人间游戏如何游戏人间?

有限游戏中拥有的是权力,考了第一,评上了教授,获得了诺贝尔奖,就拥有了足够的权威和发言权。无限游戏中没有权力,但它有一种我认为对于人生而言更强大且更持久的东西——力量。

因为心态不一样。

无限游戏者要去做的事不是为了打发时间,不是为了单纯地攫取名利钱财,而是为了产生各种可能性。在野的孔子、苏轼这些人,没有头衔,没有权力,但他们都有力量,这样的力量可以影响许多人,并数代流传。

有时你真的可以试试心态的调整,它能让我们发现以前不能发现的快乐,它会影响我们的思维、格局、选择和行动,它让我们更镇定自若地面对命运的劫难。

这才是有限游戏和无限游戏最本质的区别。

一个由外力驱动,来自各种社会共识,游戏规则,生存法则,但这一切外力无法由自我支配和抗衡。一个是自然生长,来自于内心愿力的驱动,然后在自律、行动、信心和坚毅中把自己淋漓尽致地活出来。

有一个形象的比喻是花园。花园不是一种结果导向的存在,一次完美的收割,不是花园存在的终结意义,而只是它传递美好的其中一个阶段。花园经过春夏热烈的盛开和秋冬的萧瑟后,还会蓄积足够的力量,静静等待下一次绽放。

这样的力量或许是面对2021年最好的礼物了。此消彼长的疫情,突如其来的黑天鹅,说变就变的行业,全是桀骜不羁的大山,压迫你,却没有哪一座肯与你谈判。但无限游戏者的心态和力量,总是能帮你闯过一切不可预知的难关。

顺祝元旦快乐。

人间游戏「 图片 | 视觉中国 」

人间游戏

人间游戏

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 开白名单:duanyu_H

商务合作:biz@chinamoments.org

内容合作、投稿交流:friends@chinamoments.org

文章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