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传统赛事遭遇困境 电子竞技“出圈”了

疫情之下,传统体育赛事在2020年遭受重创。而与之相反的是,电子竞技逆势而上,凭借天然的线上优势,不仅如期举办赛事,还成为观众、媒体、资本竞相追逐的对象。电子竞技也在这一年成功“出圈”,收获跨领域的广泛关注。回顾2020年,逐渐走向风口的电子竞技,“出圈”的脚步其实有迹可循。

疫情之下传统赛事遭遇困境 电子竞技“出圈”了

“电竞路”成为网红路
随着电子竞技的风靡,一条名为“灵石路”的道路在网络中被频频提及。这是上海市静安区一条道路的名称,聚集了众多国际知名电竞俱乐部、直播平台、赛事制作及运营公司,形成了一条完备的电竞产业闭环。这条道路被网友称为“宇宙电竞中心”,也成为了向往电子竞技的年轻人的“朝圣之路”。
灵石路走红只是电竞“出圈”的一个缩影,道路发展背后的城市发展体现出电子竞技及相关产业已成为各地政府积极拥抱的新经济增长点。今年,北京市提出“电竞北京2020”计划,旨在释放北京支持电竞产业发展的积极政策信号,吸引更多国内外优质资源,优化北京市电竞产品研发授权、赛事举办、俱乐部运营、内容传播、装备制造、衍生品开发、教育培训等产业链布局。电子竞技也就此跳出了曾经那个小众,成为一项吸引年轻人、发展业态丰富、就业潜力无限的朝阳产业。
“战神”退役引爆网络
6月3日,著名电竞选手Uzi宣布退役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1997年出生的Uzi从15岁开始闯荡职业电竞,出道前3年两夺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赛)亚军。2018年,他代表中国队参加雅加达亚运会电子竞技表演项目并夺金,被电竞迷称为“战神”。Uzi退役的微博话题阅读量至今已超过23.4亿次。
Uzi的退役引发了大众对S赛的关注。以往,为激发全世界电竞迷的热情,S赛的入围赛、小组赛、淘汰赛、决赛都在全世界不同的城市举办。今年受疫情影响,英雄联盟制作方拳头游戏8月2日宣布S10全程落地上海,总决赛在上海上港队新主场浦东足球场举行。9月25日,来自全球的22支战队齐聚上海,S10如期举行,成为疫情以来在国内举办的第一项国际体育赛事。值得一提的是,在浦东足球场进行的决赛虽允许6312名观众入场,但观众需通过“登记摇号”的方式获得门票。据英雄联盟官网数据显示,报名通道开放4小时后,登记人数就突破了100万。
 疫情期间成“独角兽”
电竞能“出圈”,也与2020年上半年传统体育赛事受疫情影响纷纷停摆有关。以国内电竞头部赛事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为例,选手只需在各自家中即可线上相聚进行比赛,并通过直播平台免费、高清晰、低延迟地传播到千家万户,为宅在家中倍感无聊的观众提供了一个有吸引力的选项。
当然,传统体育赛事在疫情期间也积极求变,如马德里网球公开赛4月末就搬到了线上,16名WTA/ATP选 手 使 用 一 款《Tennis World Tour》的电玩游戏进行线上联网比赛。但它们都不如电竞更适应今年疫情之下的新变化。所以,不夸张地说,电子竞技上半年有点“因祸得福”,为此得到了传统体育迷甚至是非体育迷的关注。据企鹅智库联合尼尔森共同发布的《2020年全球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显示,仅中国疫情期间电竞用户就新增约2600万。
官方认可资本助力
首先,官方的认可是电竞“出圈”的基础。2019年4月3日,人社部发布了一批新职业名单,其中电子竞技员、电子竞技运营师赫然在列。2020年初,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电子竞技管理委员会受人社部职业技能鉴定中心委托,制定电子竞技员国家职业技能标准。11月30日,电竞管委会宣布完成编撰,将在审核修改后于近期正式公布。可以说,官方的认可态度使电竞“出圈”的同时也朝着更加规范化的方向发展。
其次,电竞“出圈”也得益于资本的注入。在10月16日S10的一场淘汰赛中,两支中国战队JDG与SN迎来了正面遭遇战。JDG全称JINGDONG GAMING,是京东注资组建的一支电子竞技 俱 乐部 。SN全 称为SUNING GAMING,是苏宁注资组建的一支电子竞技俱乐部。这两支战队的对决被称为“电竞界的电商德比”,引发网络世界的激烈讨论。此外,商业化愈发成熟的电竞产业已经成为了一片投资热土。
疫情之下传统赛事遭遇困境 电子竞技“出圈”了
疫情之下传统赛事遭遇困境 电子竞技“出圈”了

文章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感谢合作。